當我聽到消息時

 

反映出的不是震驚

不是哀傷

不是同情

不是難過

不是悲痛

不是煩惱

不是不知所措

 

不是任何一個能表達情緒低落並淺顯易懂的辭彙

 

 

看著他

 

一個在我面前——在我看來--快哭的大男孩

 

不是難以理解,想想這交情說短不短

 

我只能用鄭重及極其確定的語氣敘述

表示著正眼看待這件事情,一件有可能發生,未知將來如何

 

如果會因為我口頭上用著輕鬆的話語說著:「沒事的,沒事的」

 

相較起那令人生疑的敷衍態度,我更會說我就是如此相信著

 

莫名的相信著,連自己也感到不可思議的相信著

 

讓我聯想起所謂的信心

 

一股強大的信心驅使我這麼相信著

 

沒有任何一點陰暗處能容納懷疑

 

就是相信著,相信著一切會沒事

 

喔,這並不說明事情會指向「不可能發生」的零機率

 

我相信著,「心」會沒事

 

就跟我相信著我每個朋友都會沒事是一樣的道理

因為是我的朋友

 

我用我的相信支持著我親愛的朋友,所以我相信

 

說篤信還更加確切點

 

 

你說很悲觀嗎?  我說不會「很」

就這樣被瞪了一眼

你問我悲觀嗎?  我說一點點

 

在我人生思維裡遇到弄不清導致神經脆弱的事

 

「船到橋頭自然直」

 

有時沉默比起多嘴多舌來得有用,事情它會知道如何發展、運行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 

我看著

 

 

只花了像麻雀的眼淚那樣多的時間審視自己

 

 

小時候的記憶已被分散得七七八八

 

而我或許只害怕死亡

 

 

創作者介紹
創作者 Tea 的頭像
Tea

親 親 吾 愛

Tea 發表在 痞客邦 留言(0) 人氣()